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特高压电网争议中上路国家电网公司自掏腰包

2019-01-31 09:28:47

特高压电争议中上路 国家电公司自掏腰包_中心_()

本刊发下面的文章,不代表中国电力()的任何立场和看法,仅供相关人员阅读参考。

比预定日期推迟了一年后,8月19日上午,国家电公司晋东南-河南南阳-湖北荆门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试验工程在太行山深处的山西省长治市开工建设。

10天前,国家发改委核准了这项全长645千米、总投资58.57亿元的工程。该工程集试验、示范和商业运行功能于一体,计划于2008年建成,被认为是“我国电发展和输电技术的一次革命”。

以试验工程为起点,我国未来15年内总投资超过4000亿元的特高压电建设正式拉开帷幕。这一投资规模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三个京沪高铁。

从国家电公司2004年酝酿特高压项目开始,围绕着经济、技术、安全、环保、电改等关键词,各界在学术和理论层面对特高压电的争论不绝于耳:国家电公司坚信特高压必要且可行,反对者则直言特高压风险巨大,试验工程未经充分论证就匆忙上马,会成为“晒太阳工程”。

本报获悉,国家电公司此次将用自有资金建设试验工程,并对线路的建设、运行、安全、可靠性等全面负责。在国家电公司看来,这一“特高压”下起步的工程,将用事实回应各种争议,其成功与否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国未来电建设的走向和进程。

4000亿铺设“电力高速路”

特高压电被称为“电力高速路”,指由1000千伏交流和±800千伏直流系统构成的高压电。包括我国在内,目前世界各国目前普遍采用500千伏和220千伏电进行输电。

与现有电相比,特高压电具有容量大、距离长、损耗低等明显优势,但其技术尚不成熟,耗资巨大,在电安全、设备制造、环境保护等方面存在不可忽视的风险。

此前,俄罗斯和日本各建有一条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试验线路,但出于经济、技术及安全方面的考虑,建成后均降压到500千伏运行,后续的特高压电建设也未推开。

2004年,国家电公司提出将特高压电作为实现跨大区跨流域输电、水火电互济调解和全国能源资源优化配置主要通道战略目标,并制订了规模庞大的发展规划。

据国家电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介绍,“十一五”期间,公司将建成晋东南-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建成晋东南-陕北、晋东南-北京、荆门-武汉以及淮南-上海特高压工程;开工建设溪洛渡、向家坝和锦屏水电站外送的±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到2020年前后,基本形成覆盖华北、华中、华东地区的特高压电,实现“西电东送,南北互供”。

另一家电公司——南方电公司也出台了雄心勃勃的特高压建设计划。“十一五”期间,南方电将建设“一交一直”两条特高压线路,分别是云南-广东±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和云南昭通-广东惠东1000千伏交流输变电工程。其中前者已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总投资132亿元,即将开工建设。

南方电公司计划发展部主任陈允鹏在近期召开的一个能源论坛上告诉本报,到2030年,南方电将建成6回特高压交流和3回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形成西电东送的特高压输电络。

据初步估算,到2020年,两大电公司在特高压电上的投入约4060亿元,其中交流为2560亿元,直流为1500亿元。

特高压的挑战

2004年以来,外界对特高压电的争议不断。争议的焦点集中在特高压输电线路的技术经济可行性,尤其是设备国产化能否跟上,以及电安全能否保证。

以中国投资协会能源研究中心副理事长陈望祥为代表的反对者认为,在2010年之前,我国不需要特高压输电络。与通过铁路、海运运输煤炭相比,通过特高压线路输电在安全、经济、环保等各个角度都不具优势。

陈望祥在8月15日接受本报专访时对此解释说,特高压输电设备中的很多关键部件目前国内无法生产,而电任何一个元件出现问题,都会引发严重后果;西电东送的特高压电建设至少需要3000亿元,而建设相应的铁路只需要亿元;特高压线路的接入走廊宽度为100米,大量占用人口密集地区的土地,而铁路可选择人口稀少的沙漠地区建设,线路宽度只需60米。

此外,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力专家看来,国家电发展特高压电,把全国相对独立的区域电紧密联结,将在事实上形成“全国一张”,使输电和配电难以分开,这与电力体制改革所确定的建设区域电、实行输配分开的方向背道而驰。

对于外界的各种争议,一位深度参与国家电公司特高压项目研究论证的专家认为,特高压电在经济、技术上可行,安全上有保证,设备国产化尽管有难度,但如果有外方适当的技术支持,国内企业可以承担主要设备的制造任务,并满足工程要求。

国家电公司特高压办公室一位人士也向本报表示,特高压电建设与输配分开无关,与体制改革无关。

晋东南-南阳-荆门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试验工程开工建设后,争议仍在继续。陈望祥表示,他们还会继续向国务院反映自己的意见。此前,包括他在内的多位电力老专家已多次上书国家高层。

8月9日,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投资150亿元建设的曹妃甸煤码头开工,这是继大秦、神朔线之后的北煤南运“第三通道”的重要设施。该通道长约740公里,投资230亿元,将在2008年前后建成通车。陈望祥认为,这一通道将对国家电公司特高压试验工程形成有力竞争。“特高压输电合算还是铁路运煤合算,两三年后就会有明确的结果。”他说。

吊装炭化炉公司
北京DVI光端机公司
塑料周转箱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