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武第五十七章黑幕

2020-05-22 10:16:44 来源: 漯河信息港

至尊神武 第五十七章 黑幕

见到这名美貌女子,苏灵顿时就蒙了,正想发问,洞口处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逐渐靠近,越来越清晰。

众人脑中,闪过一幅轮椅碾过泥泞,碾过碎石的景象。

轮椅?

苏灵兄妹俩突然对视了一眼,像是想起了什么。

这时,洞口阴暗处,一道黑影由xiǎo变大,慢慢清晰起来,先是露出一张轮椅,随后是轮椅上一张慈祥温和的脸,赫然是那神兵山庄庄主洛武。

在他身后,管家老陈推着轮椅慢慢走出那个洞口。

管家一眼看到前方的美貌女子,顿时大喜道:“xiǎo姐?!终于找到您了!”

洛武同样也看到那女子,大喜过望,道:“你让我找得好苦,我还以为我一生的理想与希望就要破灭了,见到你太好了!”

苏灵兄妹见是洛家的人,心中松了口气。

幸好不是那些黑衣人或巨猿,现在有了洛家做帮手,就算不能马上离去,碰到敌人也能多挡一会儿了。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声若莺鹂,眉如黛玉。

洛珊珊紧抿红唇,脸上并无喜色,娇躯反而有些颤抖。

苏灵兄妹俩心想,这洛珊珊果然任性,人家叔父腿脚不便,坐着轮椅都寻到这里来了,她不感动也就罢了,还在耍性子。

不过想到她连续两次用丝帕提醒,知其心善,并非不明事理之人,究竟因为什么事闹成这样,心中都满是好奇。

突然,洞内再次传来声响,嘈乱的脚步追逐声,以及巨力砸在地面和石壁上,传来的阵阵轰隆声。

声音极响,就连地面都有些微震动。

众人脸色微变,便见到洞口处,一袭黑衣急速冲了出来。

苏灵兄妹俩一眼就认出,这黑衣人正是追杀张若寒的张氏叛贼首领。

此时他衣衫褴褛,身上染满鲜血,就连原本脸上蒙着的黑布也已经消失,露出一张惊慌且疲倦的脸。

吼!

黑衣首领刚刚从洞口钻出来,就听见一声怒吼,随之一声巨大的轰鸣,原本陈恒砸出的一人来高的洞口顿时扩大,竟是一道巨大的身影直接将之撞开。

碎石翻飞,露出了巨猿那恐怖的身形。

这巨猿的体型比苏灵他们之前见过的那只还要大上不少,黑色的毛发上隐隐散发着金光,看来是巨猿中的王者。

不过它并不比黑衣首领好看,身上同样沾满鲜血,毛发多处破损。

看到这巨猿出现,洛武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但苏氏兄妹却是脸色大变。

他们曾经可是看到过那些人与巨猿战斗后的场景,死了数十人也没能破开其防御,而眼前这头,明显是巨猿中的王者,防御力肯定更加恐怖。

如此防御竟也被那黑衣首领伤成这样,可见黑衣首领的实力有多么惊人。

幸好他们出现之后,洞内并没有再传来其它声响,也就是説,黑衣人与巨猿两边,恐怕就剩这一人一猿了。

巨猿出现之后,凶睛一扫,马上就发现身前的黑衣首领,顿时又发出一声震天怒吼,迈开脚步便向他冲了过去,宛如一座巨大的堡垒。

轰轰声响,连地面也有些轻微震动。

黑衣首领脸色大变,连忙逃蹿,一边大喊道:“不就是毁了你们几棵果树吗?至于像死敌一般穷追不舍么?我手下的人都死在你们手中了,就算再怎么暴怒也该解气了吧!”

巨猿明显能够听懂黑衣首领的话,想起自己同伴的死状以及那些被毁得不成样子的果树,愈发暴怒,更是紧紧追着黑衣首领,在山谷内上蹿下跳,毁了无数花草树木。

“活该!”

他们被这些黑衣人追了那么久,眼看黑衣首领如此狼狈,苏氏兄妹俩都有些幸灾乐祸。

洛武看了被追逐着的黑衣首领一眼,淡然出声道:“你们毁坏的是这些猿猴的*,龙鳞果树!”

“龙鳞果乃天材地宝,汇集整座巨木林的自然精华,吸取皓月光辉,单吃果实就能补充灵力,回复体力。若是酿制成酒,更能增长修为,净化灵力。再加上它数量稀少,一颗龙鳞果的价值,在修界被炒成天价,甚至还要超过凝罡丹。”

听到洛武的描述,黑衣首领这才知道自己等人毁掉的是什么东西,心中不由得暗骂自己等人不识货,暴殄天物,同时也为洛武的见识而感到震惊。

“你怎么知道?!”

巨木林猿谷,除了神将与香妃的后人之外,根本不为外人所知,这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怎么会对龙鳞果那么熟悉?

洛武傲然道:“老夫便是香妃后人,神兵山庄现代家主洛武!这里的一切都是先人布置,老夫岂能不知?”

黑衣首领听后,脸色顿时大喜,面对巨猿且战且逃,同时急道:“洛庄主,我是神将后人,张华宇的侍卫首领。张家与洛家同气连枝,请您帮帮我,主公定然不会忘记您的恩情的!”

洛武并未理会黑衣首领,反而扭头看向洛珊珊,轻声道:“珊珊,随叔父回去吧!”

洛珊珊后退一步,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

洛武见她神色戒备,似乎怕自己强行将她带走似的,忽的长叹一声,説道:“我父亲,也就是你的祖父,在我们兄弟俩xiǎo的时候,每天都会让我们跪在祖先灵位前,发誓要振兴神兵家族。只可惜,我跟你父亲都是男的,只好将希望寄托到下一代。”

洛武神情婉惜,似不甘,似懊恼。

有人为身为女儿身而惜叹,却还从未有人嫌弃自己非女儿身的。

事实上,神兵家族虽是铸造神兵的高手世家,然而,能够铸造神兵的却只有女子。

当初陈恒在神兵室内看了那些画卷之后,就曾一度迷茫,百思不得其解,一直为铸造者皆为女子姓名而感到疑惑。

如果此时他是清醒的,听到这段话定然会恍然大悟。

洛武一边回忆,一边轻声叹道:“我早年练功,伤了阳气,一辈子都不会有子嗣。你父亲又心疼你,竟然随着你性子学什么女红。”

説到这里,他的眼神突然一厉,声调也随之变了,阴沉着脸説道:“他不愿意振兴我们神兵家族,那我只好取而代之,家族振兴大计,不能因他的妇人之仁而废!”

洛珊珊脸色忽的一变,瞬间变得惨白,指着洛武颤声惊呼道:“是你……是你害死我父亲的?!”

“是他冥顽不灵!!”洛武怒喝一声,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忽的又想起什么,阴恻恻地笑道:“如今他在地下也不怕寂寞了,他的女人昨天下去陪他了。”

他的意思是,洛珊珊的母亲,洛夫人已死!

这次不但洛珊珊脸色煞白,就连洛武身后的管家老陈,脸色也都变了。

苏氏兄妹俩更是身心俱震,这个洛武,表面一副慈祥长者的形象,内心竟是如此阴暗狠毒。不仅弑兄弑嫂,现在更是当着洛珊珊的面全部揭露出来,意在攻破她内心的防线,摧其心志,让其崩溃。

果然,在听得洛武的话之后,洛珊珊面上已无人色,踉跄着后退一步,跌坐于地。

原本灵动的美眸,此时已经毫无焦diǎn,泪水悄然滑落,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滑过粉颊,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洛珊珊喃喃念叨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倒在地上痛哭出声。

她的哭声充满了痛楚,充满了无助,听在苏氏兄妹耳中,如同撕心裂肺,令他们心头揪成一团,想要上前,却又不知该怎么安慰。

十余年来,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人身死,另一人却化身为魔,成为她杀父杀母的仇人。

单是想想,就让苏氏兄妹俩心头颤栗,无法承受。

然而,看到这一幕,洛武却咧嘴笑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也就罢了,我不会勉强你学的!”

虽然在笑,但他的语气却很阴沉,众人都知道,他肯定会有下文,而且绝对不是好的。

果然,洛武深吸了口气,语气反而平淡下来,像是劝慰,又像是威胁。

“叔父已经给你选了一十八个身强力壮的夫婿,以后你只要呆在家中,好生为我们家庭诞下子嗣便行!”

“我等得起!!”

常德癫痫病医院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腿部拉韧带方法
广安白癜风治疗费用
宁夏白癜风医院
遵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常德白癜风治疗费用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