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老板的限妻条令

2019-06-26 07:20:02 来源: 漯河信息港

这个魂灵的状态太过异常!沈叛紧念驱魔咒,几道黄光将那怨灵齐齐扣住,他趁机伸手一指,那怨灵身上竟然剥离出一颗泛着红光的血色明珠。『杂-志-虫『沈叛将珠子收入手中,那珠子竟传来“咚咚”的心跳声。“呃——”一声痛苦呻吟入耳,昏迷的安陶骤然缩紧身子捂住胸口,沈叛大惊,慌忙查看安陶的情况,那颗血色明珠一接近安陶,瞬间没入了她的体内。安陶这才舒缓过来。“怪不得……怪不得魂灵的情绪变化这么大,原来是这样。”血色明珠百年难得一见,它是灵魂的心脏,只要有委托者与其缔结约定,那么就算委托者只剩下一缕魂魄,都能够通过血色明珠感知到真实的情感。真实的**疼痛和情绪变化。但是这也意味着,安陶的身体很容易被恶灵盯上,无法步入轮回转世的魂灵对生的渴望极其剧烈,一颗血色明珠,虽不能让他们复活,却能够让他们活在安陶体内,共享甚至侵占安陶的生命。更麻烦的是,血色明珠无法摧毁,它的存在就像真实的心脏一样,一旦停跳,安陶也会死。“操蛋丫头!”沈叛长叹一口气,“多愁善感就算了,竟然还是招灵体质。”然而,睡梦中的安陶根本听不到这番话了。沈叛将委托者的魂灵收在小瓷瓶里,顺手放在了茶几边儿上,准备把安陶抱进客房的时候,发现她冷得打颤。“有这么冷吗?”沈叛看了一眼空调,温度都调到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叫醒安陶,“醒醒,洗个热水澡再睡。”“不……”安陶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她的手抗拒一般跟着乱挥,一不留神拍在了沈叛脸上,安陶忽的消停了,索性整个脸都贴在了沈叛的皮肤上。“暖和……舒服……别走……”安陶软软地撒娇,沈叛心尖一颤,呼吸猛地困难起来,鼻尖瞬间只剩下安陶的体香。两个人贴得近了,安陶乖甜的样子沈叛看得越更清楚了。他们才认识多久啊,她却在他面前闹过,笑过,狡猾过,害怕过,也哭过……短短两天时间,却像过了好久。空调的暖气吹得更热了,沈叛抱着安陶,被热风吹得也困了,刚往沙发上一靠,眼皮子顿时就像千斤重一样,睁都睁不开了。这是安陶睡得暖和的一个冬夜。整个人好像放在热烘烘的被褥里,脸上有暖风吹着,身下有软软的沙发垫着,手上还抱着一个趁手的“玩具”,好不惬意!一个姿势睡久了,安陶无意识地翻身,忽然一个空挡,整个人直愣愣地摔倒在地,“啪”地一声,放在茶几上的瓷瓶碎了,一道幽光“嗖”地从门缝里窜了出去,安陶摔得都快脑震荡了,觉察到动静不对,连忙问:“怎么了!”沈叛同样睡得浑身发麻,待他看到地上碎掉的瓷瓶,才反应过来说:“你的委托者跑了。”“啊,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挣脱不了的吗!”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长春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克拉玛依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唐山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