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重工打响股改枪木

2019-02-03 06:40:36 来源: 漯河信息港

  三一重工:打响股改枪

  进入[股改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口述:向文波(三一重工总裁)

  整理:本报陆洲

  时间:2008年10月15日

  地点:三一产业园

  2005年6月10日,对于三一重工乃至中国资本市场而言,都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这一天,三一重工股权分置改革方案顺利得到流通股股东的通过,为中国股权分置改革成功打响了枪,三一重工也由此成为“中国股改股”,地载入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册。

  谈到股改的成败,向文波提到一部名为《胜利大逃亡》的电影:对于二战时期的那些俘虏来说,为了获得生命的自由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能逃出纳粹的魔掌就是成功。这个道理与股改有一点相似——通过就是成功。

  三一重工的现场投票结果:股同意,1股反对,3300股弃权,4股无效。全体通过率99.99648%,其中流通股股同意,通过率99.9362%。

  偶然中的必然

  我们是资本市场里的“小岗村”。当年小岗村的改革,就是因为农民没法过下去了才自发进行的。而2005年的时候,经过之前几年的下跌,再加上国有股暂不流通这个“死结”,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股市已经玩不下去了。这个问题大家都明白,心里都清楚,但又非常敏感,因为会跟国有股减持联系起来,所以市场的恐惧心理很严重,视全流通为洪水猛兽。

  我们三一是民营企业。2003年挂牌的时候只有25%的股份上市交易,其他股份都不流通。所以IPO对我们来说仅仅是募到了一笔钱而已,资本运作很难展开,而且大股东也缺少动力,没有激励机制。但全流通之后就不一样了,并购等活动就有了条件,企业价值也能更好地体现出来。所以我们一直呼吁要股权全流通,私底下也一直在做着准备,包括跟合作券商进行探讨,也跟证监会研究部门作过汇报,他们也希望我们从企业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

  现在回忆起来,我们从2004年就开始做股改的方案,等到证监会的文件出台时,我们的方案已经基本定稿了。

  说到底,正因为对企业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们才不遗余力地推动股改。我们这样的民营控股企业,坦率地说,对全流通的需求更为迫切。跟有些公司相比,我们船小好掉头,风险相对比较小,自己可以掌控。所以说,我们入选股改试点是偶然中的必然。

  繁忙的长假

  2005年4月12号,证监会宣布,解决股权分置改革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我马上感觉到,机会来了。

  4月30号下午,我们已经放假了。因为之前为股改的事忙了好几个月,想趁长假好好放松放松,证券部的一帮人就准备去郴州的东江水库玩漂流。哪知道就在半路上来了,说确定你们公司为股改候选单位,赶紧准备材料。我们赶紧掉头回来,整整7天都在按照文件要求修改材料,心里的感觉是很光荣,很神圣。

  5月8号,就在“五一”节后开市的前一天,我们正式接到证监会通知,成为首批四家股改试点公司之一。后来听说有8家公司都在报方案,我们有幸被选中了。“10股送3股派8元”的方案是在5月8号晚上11点钟才定稿上报的。

  这个方案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也是在摸索。当时试点的其他几家有做权证的,有转股的,也有送股的。我们觉得,送股是符合国际资本市场要求的,我们就是学习别人已有的成熟做法。至于送现金,就是想为了说明我们不是要套现,是真心实意想获得流通权。

  讨价还价

  方案一公布,出乎我们的意料,市场上一片骂声,说什么的都有啊!我们本来以为应该是重大利好,结果却很负面,股价也一路往下走。说老实话,当时的感觉有些迷茫,也有一种孤独无助、孤军奋战的心理。

  怎么办呢?修不修改?我们也很矛盾。因为当时方案已经报到国务院备案了,本来就没有安排修改环节,难道还能把报上去的方案再撤回来重做吗?改革的严肃性到哪儿去了?把流通股东的胃口吊高了其他公司的方案还怎么做?但另一方面呢,我也想到,考虑到保密性,这个“10送3派8”的方案不是跟流通股东谈判协商的结果,是我们自己捣鼓出来而这一切我们都不知道的。如果没有一个沟通协商达成一致的过程,就会显得对流通股东不够尊重,好像也不太合情理。

  这种矛盾的心理我们后来克服了,公司上下统一认识:不惜一切代价,保证“闯关”成功。我们就是要拿出决心,放低姿态,宁愿多出点血,横下一条心要把这件事做成。后来的妥协是把方案修改为“10送3.5派8”,我们又提高了减持门槛,增加了三条承诺。

  10送3.5是董事长梁稳根一槌定的音。当时开董事会,有的董事建议10送3.1或者3.2就行了,表明一下态度嘛。但梁总说,不要斤斤计较,干脆10送3.5,一步到位。我们多送300万股,换来股改终目的达到,值!

  我到现在还是认为,对价没有底线,也不存在一个公允价格,就看非流通股股东愿意支付多大代价获得流通权。如果对企业没有信心,股改就没有意义。因为对价是要马上付出的,但流通权利是未来实现的,这里面有风险。

  “大选拉票”

  股改的成败取决于选票,我们的股改方案就是竞选大纲。怎样才能让人家投你的票?只能靠“人海战术”去宣传发动。从5月中旬到6月10号,我们真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腿,身板差点儿没累毁。

  针对机构投资者,公司董事长梁稳根亲自上门,挨个儿拜访了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又组织国际会议跟QFII沟通,请他们来公司开现场会。这个过程相对来说还不是特别困难。

古之立大事者

  但要争取到中小投资者的认可还比较困难。当时我们的股东结构中,散户投资者占到流通股的80%左右。让他们投赞成票谈何容易!我们先是开通了3条股改,安排5名专家接受咨询,每天的咨询有500多个。后来又进行上路演,内部组织班子写文章。高管人员每天上午10点开一个会,了解舆论动向,制定对策;晚上8点开一个会,总结效果,讨论明天的计划。

  然后我又想,光靠证券部的人怎么行呢?于是又把公司在全国各地的营销代表发动起来,先由证券部的人给他们上课,教会了以后把他们派到全国各地的证券公司营业部去,与投资者面对面直接沟通。为此我们还专门制定了奖励措施。后来又向全国27个省市派出了27名独立董事代表,到各地的证券营业点向中小投资者现场征集投票权。

  一票反对

  6月10号开股东大会,事先我们说是按照“庆功会”的样子来办,其实我心里“既有底,也没底”。说有底,是前期我们的沟通和公关工作花了很大力气,各方面的反馈还不错;但没底的是,当时的舆论还比较激烈,有的股东可能嘴里说支持,但很难确定他投票的那一刻会怎么样。还有人宣称买了100股要投反对票,准备“闹场子”。证监会要求我们认真筹备

三一重工打响股改枪木

。所以我们的神经绷得很紧,压力非常大。

  在细节问题上,我们费尽了心机。比如,人来得太多怎么办?要不要摆主席台?邀不邀请媒体进场?万一打架怎么办?表决没通过怎么办?一共开了几十次会之后终于定了下来:在金鹰会展中心设立会场,不摆主席台,体现股东平等;来者不拒全部进场,体现公开;公司领导讲话限定在5分钟以内,体现尊重。为了安全,我们还专门租了两台安检设备,把会场里的玻璃杯换成纸杯,从急救中心请了医师坐镇,从公安分局请了警察协助维持秩序。

  开会之前,我们邀请了李谷一演唱《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助兴,又安排了女子十二乐坊等丝锥绞手歌舞表演,目的就是想平息投资者的情绪,营造一种和谐、欢快的气氛。据我了解,因为受到会场气氛的感染,有的投资者本来准备投反对票的,毛巾清洗设备后改投赞成票了。

  这里面还有一段小插曲。有个参加股东大会的买了10000股,投票时9999股赞成,1股反对。这种投票算不算数呢?我们现场的律师解答不了,于是打给交易所。交易所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权衡了半天又打给证监会法律部。法律部说要算数。所以我们的现场投票只有1票反对,就是这层层请示的一票。

  对于三一的股改,后来我自己归纳了几条:三一10送3的送股方案成了股改的主流,后来的股改公司几乎将10送3作可折叠手推车为“标准方案”;以申万巴黎为首的基金公司代表跟公司多次谈判,终我们成为家修改方案的股改公司,让所有后来者知道,原来股改真的而内在的知识、品德和气质绝不是可以用金钱所能装饰的可以讨价还价;我们和清华同方在同一天表决,我们通过了,清华同方却没有,结果大家又知道了:对流通股股东态度好一点,真的是有好处的。

  2005年6月10日,三一重工股东大会现场。

  2005年4月29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

  2005年5月9日,股权分置试点工作正式启动。证监会圈定三一重工、金牛能源(000937,股吧)、紫江企业(600210,股吧)、清华同方4家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企业。

  2005年5月9日晚,三一重工推出股改“方案”,“股改”一词随之成为中国社会的热门词汇。

  2005年5月15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谈及国内资本市场的弊病时表示,股权分置改革势在必行,“开弓没有回头箭”。

  2005年5月24日,推出股改“方案”的三一重工又成为首家修改方案的企业,方案由之前的每10股送3股派8元现金修改为每10股送3.5股派8元现金,并主动提高减持门槛,作出增加两项重要减持条件的承诺。

  2005年6月10日下午,三一重工的股改方案终获得93.44%的高票通过,它由此成为中国股权分置改革射出的“箭”。

  三一重工股改大事记

手机挂件批发
衡水厨房用品配件
建筑标语大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