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01:04 来源: 漯河信息港

黃唐万万没有想到,烧了半辈子瓷碗,他竟然栽倒在自己烧制的碗跟前了。  黄唐放下手中的活儿跑到五十里开外的县城来,就是为了见识自己的祖先烧出来的瓷碗是什么样子。黃唐来到金州县博物馆的时候,博物馆还没有开门。博物馆门前人潮涌动。几十名警察就在门里门外,神情十分严肃。上午八点半,铁门打开了,人们排着队徐徐缓缓地走进了博物馆。瓷碗单独占据了一个展厅,它被特制的玻璃罩子罩住,玻璃罩子之外是特种钢制做的一个栅栏。那只碗好象囚犯似的被死死地锁在牢笼之中。老远看,那只碗好象被钢条分割成一片片的碎块了。观看展出的人们有的跌破了眼镜,有的赞叹不绝,有的神情木然,有的扼腕叹息。金州窑是宋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金州人对瓷器有一种特别的钟爱。在金州,懂瓷货的人不少。看展出的人大都神情专注,目光专一,眼球仿佛被那古懂吸引过去如雨点一般打在了碗上,发出了瓷器摔地破碎般的声响。展厅里的气氛十分肃穆,似乎有点紧张,紧张得能听见人们轻重有别的出气声。  黃唐终于走到碗跟前了。他的双手抓住外边的木栅栏,目光伸向了展台。他把视线调整好,让双眼中的光穿过钢制栅栏,穿过特制玻璃,穿过其他人用眼神织成的网,他紧紧地盯着那个碗。看了一会儿,他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再看。他用眼睛把碗掂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掂起来,仔细地端详,仔细地抚摸,仔细地砸品。他正看得津津有味,后边有人催他快走。他向前走了几步,换了个角度又看。他用眼睛将碗穿透了,看了碗的外边,又看到了碗的里边,甚至看见了未上釉子之前碗的泥样子,看见了泥碗上的手的指纹,看见了碗未成形之前的一堆白陶土。黃唐神思恍惚了,自己的眼睛仿佛飞出了身体之外,他觉得小腹收紧了,又松驰了,似乎要尿在裤子里了,他极力控制着自己又难以控制。黃唐憋不住了,他还是喊出来了:我的碗!我的碗!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木栅栏,尽量地压抑着自己的惊恐、惊张、惊喜。可是,他没有表演才能,他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那喊声的生动,尖锐、激烈——如同煤矿冒了顶,那力量是可怕的。几声喊出去,引来的是几个年轻的公安干警,他们象在田地里拨动玉米杆似的将人群拨开,不由分说,架着黃唐向展厅外面走,以至走到院子里,黃唐又补喊了一声:我的碗!一个公安干警踏了他一脚:想抢?还是想偷?黃唐不再恍惚,一走到院子里,他似乎清醒了,小声咕哝了一句:我实话实说,那是我的碗。  记者是敏感的。省城里的几个记者和西水市电视台、《西水日报》的记者一听见黃唐的喊叫即刻围拢过来了。十几个照相机、摄象机对准了黃唐。黃唐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那张略嫌粗躁的脸已经进入了镜头。有几个记者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黄唐:老同志,你说说,这只碗,究竟是咋回事?黃唐平静地说,它不是古懂。它是我烧的碗。黃唐话一出口,围在记者旁边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黃唐。有一个女记者说:老同志,你说话要负责任的,这可是金州县政府花三百万元买回来的。这个女孩儿大概为黃唐捏着一把汗,她说这话时,瘦小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其实,这女孩儿是心怀善意。这不仅仅是三百万元的事情——当然,对于贫穷的金州人民来说,三百万已不是一个小数字。这件事,关乎到政府的声誉问题。  记者提了一大堆问题,黃唐一个也没有来得及回答,他被两个公安干警带走了。黃唐被带到了金州县人民政府。和黃唐对话的是副县长庞雄。  庞雄问黄唐:老汉,你是哪里人?  黃唐说:金州县金川镇金川村三组。  庞雄又问黃唐:你在展厅里乱喊个啥?  黃唐说:我不是乱喊。那只碗确实是我烧的。  庞雄说:有什么凭据?  黃唐说:我是金州窑的三十八代传人。  庞雄说:有什么凭据?  黃唐说:有家谱为据。  庞雄说:因为你是金州窑的传人,就证明那碗是你烧的?  黃唐说:就是,是我一年前烧出来的。  庞雄说:有什么凭据?  黃唐说:这种碗,我家里还有523只没有卖出去。  庞雄说:啊?一派胡言。  黃唐说:真的。  庞雄笑了:什么真的假的?你发神经,得是?  黃唐也笑了:没有。  庞雄站起来了。他向黃唐跟前走了走,用目光死死地将黃唐压住。黃唐一脸的平静,一脸的坦然。对于黃唐的话庞雄将信将疑。如果黃唐的话是真的,这事情将怎么收场?庞雄打了电话,黄唐被两个人干警带走了,带到了县公安局。  庞雄给金州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分别打了电话,把黃唐的话陈述了一遍。接下来怎么办?庞雄问县长李奇。李奇说,带着老汉一块儿去金川镇,看一看,他家里有多少这样的碗。如果有五百多只,拿一只回来,即刻去京城进行鉴定。庞雄说,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黃唐被带回了金川镇自己的家。庞雄到了黃唐的家里一看。黃唐家的后院里有一个烧碗的小窑。前院里有一个小库房。库房里果真有523只碗,和县城博物馆展出的碗一模一样。连庞雄也不由得两眼发直了,他问黃唐,这些碗是你烧的?黃唐笑了,咱是手艺人,还能弄假?庞雄说,你是咋烧出来的?黃唐说,我不用煤碳烧,不用电烧,只用柴禾烧。庞雄说,难怪这碗不一般。庞雄吩咐工作人员拿了一只碗,然后,给黃唐的库房贴上了封条。黃唐和那只碗一同被带到了金州县城。  当天下午,庞雄带着那只碗踏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黃唐被关进了公安局的拘留所。  第二天,这只碗就到了京师大学鉴宝专家卞之名教授的案头。卞教授是研究宋文化的学者,是鉴赏宋瓷的权威。  卞之名一看庞雄送来的碗,说,这不是我上次已下了结论的那只碗吗?庞雄说,鉴定费用和上次一样。咋样?你看看以后,写几句鉴定评语。卞之名说,如果你们有疑问,我可以再叫两个专家看看,不过……专家的费用?庞雄急忙说,给你付多少,给他们付多少。卞之名说,那好吧。三天以后,你来取鉴定。卡之名给庞雄写了个字据,收下了那只碗。  在金州县城博物馆展出的那只碗就是卞之名教授和其他两名文物学者给做出结论的——金州窑的瓷器,出于北宋。这只碗是从境外的文物贩子那里截获而来的。为了不使国宝流失,京都博物馆花了400万元从境外买回来了这件古董。卞之名教授和其他两名学者鉴定以后,觉得,这件古董五百万也值。他们下了铁的结论——这是至今在国内发现的的一件金州瓷。金州窑在S省。S省金州县的领导们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和京都博物馆进行了勾通。这件瓷器是弘扬金州瓷文化的金名片。他们咬了咬牙,要花钱把这件古董请回金州。京都博物馆让出了100万,作为对贫困地区的老百姓的支持。金州县在京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S省的一位副省长出席了古董回金州的仪式。京城里的各大媒体和S省的媒体对此事如实进行了报道。  卞之名教授连夜对金州送来的瓷碗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和上次一样:金州窑。宋瓷。卞之名想不通,上次不是鉴定过了吗?他们为什么把同一件物品拿到同一个人跟前进行二次鉴定呢?莫非,他们又得到了一件古董?一向很自信的卞之名教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弄错了。第二天他又请来了两名学者一同进行鉴定。他们研究了多半天,结论是:金州窑。宋瓷。  庞雄到卞之名教授家里。他拿起教授们写的鉴定评语一看,两只拳头握在了一起,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他在心里骂道:狗屁教授。球名人!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已经被你们这些徒有虚名的学者糟蹋得不象样子了。你们睁着眼睛说瞎话,把假的非要说成真的不可。真相在哪里?就在你们这些权威手中?你们掌握着话语权,就这样胡来?庞雄站起来,他收好鉴定评语,拿起那件古董给卞之名说,卞教授,这件古董,我们不要了,作为你们的鉴定费,给你们。卞之名一听,脸色煞白了:不行,不行,这是国宝,值四五百万,我们接受不起。庞雄说,你们的身价还值不了一只碗吗?收下吧。庞雄说毕,拉开门走了。走进电梯,庞雄想起了黃唐的报价,他的这碗一只卖十三元。十三元抵住了五万。庞雄心想,他赚了。  回到了金州县,庞雄把见到卞之名教授的经过给李奇汇报了。李奇说,你做的对。真不知道这些学者们是缺少学养,辨不清真假,还是故意把假的说成真的?庞雄说,为了利益,他们什么事都可以做,连名人都这样,我们有啥不敢的?李奇问庞雄,这件事怎么收场?庞雄说,黃唐制造假文物,贩卖假文物,这不是个说法吗?李奇一拍桌子:庞县长,你真有才呀!你去找一找公安局的局长,拿出一个处理方案来。事情不能做得太过分,给媒体有个交代就行了。庞雄说,连教授、学者也把假的说成真的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只要黃唐老汉不开口,这赝品也就成为古董了。李奇说,你去处理吧。  庞雄躲着没有出面,对黃唐的审讯是公安局的事情——其实,算不上审讯,只是问话,只是引导黃唐回答问题——按照县政府的需要回答:  你知道制造假文物是犯罪行为吗?  不知道。  你的假文物都卖到了哪里?  不知道。谁掏钱就给谁。  一个碗卖多少钱?  十三元。  不对吧,有人揭发你的一只碗卖一千三百元。你再想想。  黃唐不糊涂。如果他只卖十三元,这个碗只能是餐具,而卖一千三百元,就不是餐具了。黄唐心想,假如他按照公安局的要求回答,如果要他缴税,如果要罚他款,他没有那么多钱,咋办呀?如果他不按照公安局的要求回答,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他的。黃唐不知怎么回答是好。一个年轻的公安一看他沉默不语,一脚把他蹬倒在地,黄唐从地上爬起来,坚定不移地说,十三元,你们打死我,我也不承认一千三。黄唐坐在凳子上,一句话也不说了。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他拿出来几张证言材料,在黄唐面前抖了抖,给黄唐说,这是买你 碗的顾客写的,他们都证明,一只碗卖一千三百元。黄唐嘶哑着说,假的,你们用假证言哄我。中年男人说,你还嘴硬,就是把假的也要给你搞成真的。不信?你试试。  对黄唐的问话连续进行了两天两夜,公安干警轮番讯问,黄唐一眼不能合。他终于从凳子上溜下去了,尿在了裤子里。黄唐被架起来,一件烂衣服似的撂在了凳子上,他只能说:  一个碗一千三百元。  总共卖了多少件?  一百多个。  能保证以后不再制做和贩卖吗?  能保证。  当天,黃唐被带回到了金川镇。两个公安干警撕下了封条,打开了黃唐库房上的锁。黃唐提着一把镢头在没有卖掉的碗上猛砸。老镢头砸碗发出的响声可怜而破碎,那声音嘶哑、荒唐、干涩,仿佛是一千多年前从宋朝发出的回声——等那些瓷碗变成了碎片,黃唐才走出了库房。  金州县人民法院以黃唐制造贩卖假文物的罪名给黄唐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缓期四年执行——黃唐等于没坐监。他又回到了金川镇的家里烧瓷货。这一次,他什么瓷器都烧,就是不再烧碗了。  那个金州碗继续在县城博物馆展出。金州的名气日益攀升。县长李奇以保护文化遗产的先进个人将照片和事迹登上了S省的省报。        共 42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的预后与病因有什么关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