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壬午除夕之夜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07:38 来源: 漯河信息港

曹雪芹自白云寺凭吊,别过春雨回来后,身体越发的糟糕了。五脏六腑内,因长久以来积攒的心火,不断随着季节气候的变化而增减。秋天过后,渐渐地就冷了起来。悼红轩室内的炭火盆儿也开始燃烧。那燃烧木柴很潮湿,木柴没有火苗,烟雾很多。因此燃烧的烟雾在屋内散发不出去,只能弥漫环绕,让人感到很呛。外面山峰,枯叶飘零,西北风呼啸卷着落叶阵阵作响。这几日,曹雪芹嗓子眼儿里的余痰日渐增多,时不时咳嗽不止,有时候咳嗽的把眼泪都憋出来了。    悼红轩内的人们都怕的的不得了,害怕那一天到来的太快。脂砚斋更是忙里忙外,心意萱萱;做事儿时,心里边乱哄哄的,丢三落四;打理内外,更加细心和无微不至。一切慰藉着雪芹,一切从他们多年来心血铸就的家书出发,呵护着悼红轩里的每一个成员。那天生的母性展现出很多温馨和关爱,总是把爱意飘飘的情分给予了曹雪芹身上,那一对眸子里闪烁着不安和心悸,恍惚的神态不断地漂移到每个角落,犹如预感一场风雨飘摇的到来,不好的兆头随时就会发生!。越是这样越是装作很平静的样子,一会儿叫小玉儿赶快铺开纸张,沏茶挪櫈,让雪芹坐下来,清心静气的写下一回的内容,或是添加或者修改增删;一会儿让扣儿赶快研墨,又一会儿说砚台里的水儿多了,一会儿又说水儿添少了,一反常态,唠叨不停。但还是尽好照料好他,给他一个创作的好心情,不想让曹雪芹受到任何干扰。她不停地分派别人干活儿,她自己却不知道要做什么。扣玉二人不会计较这些,还是不停地忙乎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力求做的圆满精确,不让眼前的自己崇拜的一对亲人看出破绽。    一日,腊月的天气开始变了,小北风呼叫着,带着雪花,飘飘洒洒的落在白马河南岸丁字山口悼红轩的院子里,白天下了一天没停,晚上一直还是下个不了,厚厚的积雪落了一地,扣玉二人回房歇息,兰儿也回屋和二小睡下了,悼红轩只剩下芹脂二人。曹雪芹问道:“今天是什么时日了?戴震和戴红他们兄妹是不是走出大山了,燕郊至舟山普陀道路遥远,寻亲只此,实属不易;若非至亲至诚,决非使然。现在我也放心了,扣玉将来也有个依托;那天我对她们说,我这块顽石,是愚化不及的,不能成为美玉,你们还是随着你们的亲哥哥回家祭祖归根吧,可她们死活不依,两个小冤家死里逃生好多次,竟然还是多情多义的女子,侠肝义胆惯了的,虽是柔弱之身,也有大丈夫的性情,叫我这块石头叹息不止!而今这大雪茫茫的,那些出行的人不知能不能出山?说到这时,看一眼脂砚斋手里的毛笔又继续说问道:“还有李春潮、李春霞他们随着小王爷南行也该回来了,本来这次南巡小王爷是准备携我而行的,小王爷的妃子早已言明,此出行至关重要,非比往常;关乎小王爷的将来的一生荣耀;可怎么说不带我就一反常态的不理会了呢?。“脂砚斋回说道:”今是初八了,常言道,腊七腊八冻死叫花,看这雪花下的这么大,不知几时能晴天,阳光才能化开地上的冰?家里现在没有多少粮食了,昨天兰儿还说粮仓里粮食存储的多着呢,我进去一看,你猜怎么着?几乎没有了,存储的过冬的粮食多还能支持半个多月!“随即又说道:”那戴家兄妹和李家兄妹现在也该到家的到家了,该回来的回来了吧!不管咋地,他们都是找到了他们的亲人了,找到了也就放心了。可这扣玉二人偏偏不随他们的哥哥回南,我也不能说什么!让她们自己决定自己吧。“曹雪芹听到这里想说,忽然又大声咳嗽起来,喉咙”咔-咔-“的嗽个不停,肺里分泌物随着震动的呼喝之力流放出来,脂砚斋放下手里的毛笔,赶快走近他用自己的帕子接住一看:分明有一丝丝红红的血迹,吓得够呛,脸色哑然失色,心里在不敢想下去。回头一看那只毛笔,由于着急,一下子没有放好,“咕噜噜--”一下子滚落到桌子底下去了。于是,她回到写字台旁边弯腰拾起来,重新放好。顺便把那用过的帕子偷偷藏起来,说道:”弟弟,你还是别说了,吉人自有天相,他们都比你年轻,况且,两兄妹在路上也有个照顾,如果遇着个什么三灾六难的,也是不挨的。你就放心好了!“说着让他躺下,端来热水,让他喝几口压一下咳嗽。    坐在他的床边守着,夜深了,伏在他的身体旁边,到天色明亮。    曹雪芹带着许多不解的问题,日夜加速整理早已定稿的《石头记》早期的部分,中晚期的章回细节有好多改了又毁,毁了又添。就像自己的亲生的孩子,百般呵护,万般娇养。呱呱坠地,心血从深处汩汩流出,縵珊学步,逐渐丰满了起来!那块石头棱角分明的性格也逐渐的光滑圆润了。圆润裹挟了丰满,喝酒后的豪放,在丰满笔润的日子,尽情施展,尽量避开锋芒。学会了吃苦耐劳,学会了太虚中遨游,接受日月精华的馈赠。一天,曹雪芹对着面前的高山奇峰说道:”石头啊!石头啊!今生遇见你本来就是个奇缘,注定了我一生为你而作而死!你是女娲娘娘赐给人间的奇葩,当你从远古走来,带着远古的神话,把自己的故事播撒给人间,人间就开始传播着你的青春与活力!你是风,你是雨,你是雷电,你是传奇!雪芹不才,仅以把一生所学所好之学问装点与你,让你开口说话,表达你三生所愿!泱泱中华,学类浩繁,门科众多,渊源典处,无一不是在你身上体现之所能大就!寄托众儿女,鼓舞活着的人,是你平生所愿,也是在下之责任!人人补天,众多精彩,填沟壑一展坦途,起追踪一展索源,感恩劫难重生,戴德已往所赖!“说完,弯躬施礼,作揖不止。    对面苍山犹如听懂了这番肺腑之言,一阵风儿徐徐飘来,吹动干枯的疏枝,凋零的树叶在沙沙声中回荡不息!    一进入腊月,穷日子则显得时光很慢,富日子则显得时光很快。后山山坡上人家的院子里,不时传来为孩子过年准备的鞭炮声,空气中散发着固有的年味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过年要放炮?腊八那天脂砚斋和兰儿一起煮了一锅腊八粥,给大家喝,说是日子再不济也要让大家应应景儿,殊不知锅里面是稀汤寡水的,放了一些玉米面、山酸枣、野葡萄干儿、蔓菁等再加些盐分,凑凑合合腊八就算过了。小玉儿的妈妈因年老身子骨逐渐衰弱,自从戴震戴红来认亲后,悲喜交加,往事如烟,又在心里隐隐泛起;一幕幕一桩桩,隐忍不语的事件闲来还好些,一遇到过年时候就会旧账重返,常常把过去的发生的事儿怀顾,说与扣玉二人听,说道辛酸处,母女泣不成声。这时候扣玉二人会扑倒妈妈怀里:“妈妈!妈妈!别说了,你老身子要紧啊!”没有几日的光景,玉妈妈的身体,日渐虚弱起来,扣玉二人更是百般照料,在帮完芹哥哥书写草稿时,便回房照料妈妈。    烟云终有时散尽,原来风雨不过秋。    悼红轩,这个奇异的虚拟的存在,深深的掩藏着多少女儿的情缘身世啊!天地轮回,情缘一世。一圈儿就是一个周期,周而复始,万象就会更新!除夕还是不早不晚的如期而至。过了二十三小年儿曹雪芹数了数通部书已完成八十七回,还有三回正在加紧加点定稿,脂砚斋还是通宵达旦的埋头苦干,争取在除夕夜之前保证完成。    话说,曹雪芹一家人,在年关到来之际,家里没有了粮食。这大雪封山的当口儿,上哪儿找吃的去啊?原来还有敦诚敦敏送吃的来,小王爷时常接济着,可如今小王爷他们去南方巡察一走数月,不见有人传信来;这早已是雪芹的数落多的话儿。往常年还可以狩猎,逮鸟儿,寻些山果野味来补贴家用,可如今风雪不停,从腊月初八开始下雪,到三十儿晚上了还没晴天,阴云密布,雾气遮障,白霜挂在树枝上,到处都是冰清玉洁。悼红轩屋内更是冷气逼人!曹雪芹站起身,端起一碗酒饮上一口道:“卿姐,你也来一口吧?赶赶那些寒气,暖暖身子!”脂砚斋放下手中笔,双手搓搓手掌,嘴里发出浓浓的热气儿,接过酒碗道:“好!今晚,我们不在费那劳什子神啦,喝个痛快也好!”稳稳地喝了一口,喝完一口,递给对面对面的曹雪芹;于是:“你一口,我一口,喝他个大天亮,只管尽兴罢了!”曹雪芹说道:“平时,你总是不让我喝酒,我喝酒了,你就会不理我,如今大功即将告成,岂有不喝之理!前唐朝有个李白,戏称喝酒诗百篇,我如今呢,喝酒能写文百卷!你可赞成乎?看看咱的书,该说的说了,该骂的骂了,那些不要命的人,抱怨去了,那些多情的,抵债去了。书中都一一记录在案!好不快哉乎!”说着话,重新端起大碗一饮而尽。    脂砚斋一边听着雪芹的大实话,一边说道:“弟弟啊,你实在是了不起!你虽然骨瘦如柴,但你肚子里满腹经纶,要比那些肚子里汤汤水水儿,外表看似人魔狗样的富贵之人相比,你比他们强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随后也端起大酒碗重重的饮了一口,“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有人说啊,我们不会过日子,还有的说啊,我们是疯子、呆子、傻子,一对白痴!弟弟啊!今天我告诉你,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是喜欢你也是这样的人!我们有错吗?是谁把我们逼干成这样的?你要知道,那是风刀霜剑啊!“脂砚斋说到这里,在酒力的作用下,心潮开始激动,越说越有激情,越激情即开始滔滔不绝大说大笑,一反常态所为,竟有女儿失态之象。雪芹见状,无不感到很给力!右手一把端过来酒碗,仰起脖子,张开大嘴狠命的喝了下去,随后把酒碗在空中摇晃了一下:“我干了!在倒!”“好!”于是脂砚斋高声喊道:“鸣儿!拿酒来!”不多时,门外有鸣儿在兰儿、二小的陪伴下一起来到了悼红轩。兰儿一进来就说道:“哥哥,姐姐!你们喝酒怎么不喊上我们?今晚是大年三十儿,是守岁的日子,既然大家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何不弄些菜肴,一则就算是过新年守岁了。二则索性再把扣玉二人以及玉妈妈一起喊来,大家岂不更加热闹些?就算我这个东家尽一下地主之谊,哥哥姐姐你看如何?”还没有等曹雪芹和脂砚斋回话,二小说道:“好啊!这不,你看,菜不是来了吗!”像魔术师变戏法似得,左手胳臂向上用力拉拽,然后用力一提,一个食盒子就放在曹雪芹写字的桌子上了。曹雪芹笨拙的急忙收拾文房四宝,立马随着二小的手的动作协调的接住一盘盘盛菜的盘子;二小还嘴里不停地报菜的名字,只听二小说道:“黄焖山鸡一盘,野兔加酱泡菜一盘,野核桃桃仁一碗,杏仁生炒醋溜粉条一盆,红薯干拔丝干巴烙一筐,家种花生米一碟。顺便大葱一捆,蒜瓣一大把”。说完自己率先哈哈大笑起来!说笑间,鸣儿就把一坛子酒放在桌子旁边了,受兰儿差事去外面请扣玉她们去了。这时曹雪芹、脂砚斋顿时傻了眼,看见如此,竟然兴致更浓。于是,双双站起身来,双手合拢,口中念道:谢谢兰儿妹妹!谢谢二小兄弟!霑儿这边有礼了,已经很是讨饶了,今有施恩,在下一生一世不敢忘记!“那兰儿秋波传神,尽情把嘴角一抿,口不答言,就把碗筷放齐了。二小搬起酒坛把几个酒碗斟满了。不大会功夫小玉儿、扣儿也来了。鸣儿说:“玉妈妈不想过来,叫大家尽兴呢,还特意交代曹大哥现在身子不好,不要喝得太大!”只到这时悼红轩编辑部的人一一到齐了,除夕宴会终于开始啦!    宴会进行到后半夜凌晨时分,至于喝了多少酒,写了多少诗?谁喝得多,那个喝得少,秋然不能一一抄录,实感抱歉!只此一夜,出现了很多,后无来者的诗作,同时也就埋下了一场天大的事端来!本回不在细表。 共 43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的饮食调理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的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