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淡定的高中超现实日常

2019-06-26 07:52:28 来源: 漯河信息港

噗通……失去头颅的身体颓然跌落地面,溅起的尘埃中混杂了莹莹光点。“第二十一个……”二十一个侗遗褪的具融合在右掌心中,绿焰点燃紫色长发,坟地鬼火般萦绕飘舞,我的双眼尽数染作绿泽,唯有紫晶瞳子木然望向剩余的六人。毫无疑问,活到的侗,必然是众人中的强者。然而,除了高瘦男人之外的五人却面带恐惧,凑在一起。仅仅短暂时间,甚至现世中身体还未来得及逃出界域范围,便已几乎死伤殆尽——噩梦般的事实让他们只想远离眼前熊熊绿焰之中的魔鬼。面对甚至丧失胆魄的敌人。一如一直以来木然低着头的我,心中却升起不甘。我并不强大。一点都不强大。没有人比我更明白自己的弱小。几经激战,早已经近乎山穷水尽的程度。从这场战斗的一开始。甚至借助侗的误伤才杀死了弱的一个后,便一直几乎只是在倚仗夺取的‘具’的力量。为了杀死更强的敌人,于是只能够融合更多的具。然而即便拥有着神秘符文的镇压,但以孱弱驾驭凶暴,终究有所极限,一旦自己与具的力量间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乖戾的火焰便会毫不留情地吞噬掉我这个主人。半边脸侧糜烂而失去知觉的血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这一点。“但是便这样放他们逃走吗?”“怎么可以容许!”执拗地追在身后的高瘦男人再度接近,然而我还能够施展出几次那样破碎极限的速度?或者说在第几次之后再无力掌控手中剑器而被反噬燃作灰烬?我不由焦躁起来。枯槁的低吼。转身。绿焰长剑次正面迎上了漆黑的长矛。砰——火星四溢。高瘦男人的眼睛先是睁大,似在为竟抓住了敌人而惊诧,继而化作决绝——一定要让眼前这残忍杀害那么多同事的恶徒付出代价!乒、乒、乒、乒、乒……剑与长矛间剧烈的交锋,转瞬之间不知彼此多少个来回。绿与黑交错。仿佛两团烟花在地面爆裂。炫目,而又……危险!血色符文给予我的战斗本能,加上二十一度叠加的具,让我即便在面对接近四次界限实力的对手依旧不落下风,但也仅此而已。不动用破碎极限的速度,便无法摆脱高瘦男人。甚至不足以干净利落地击杀此间剩下的任何一人。“该死……”紫晶瞳子在一片墨绿的眼白中颤动。蓦地。一缕粉泽自眼角闪过。记忆犹新的危险气息降临。我却循着本能,放弃一切防御,全力一剑刺出!噗——没入血肉的阻碍触感沿着剑柄蔓延至掌心的皮肤。枯瘦脸颊殷红的高瘦男人眸子中覆盖上一层粉色薄雾,若有生命般妖异舞动。“咯,小可爱记得感谢姐姐哦~”酥媚入骨的声音响起。我却充耳不闻,只是凑前一步,附在高瘦男人耳畔:“告诉我,那天和你一起的鹰钩鼻在哪?”因为死亡临近而恢复清明的眼睛中一抹诧异浮现,高瘦男人艰难地转过头来,似确认什么而露出恍然大悟神情,裂开嘴巴,粘稠血沫倒灌而出,语句夹杂在风箱一样嘶鸣声中:“原来是你……呵呵、嗬……”毫不掩饰的嘲讽与恶意,憎恨的眼睛直视着我。“果然……倥就是倥!即便作了善事,也终究会暴露出恶孽的本质!你们不配接受任何善意与感激!唯有赶尽杀绝才好!……呵,真是恶心,竟然被你这种肮脏的家伙救过性命……”噗——长剑刺穿胸腔。眼前浮现出唯守天真单纯的脸庞,一股悲哀,险些让我手中长剑破碎剑下身体。“鹰钩鼻躲在哪?”“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虚弱却坚韧的声音,死亡面前依旧执着明亮的眼睛。“放弃吧,这样的家伙是无法被威胁的……咯,简直要让姐姐以为遇到了教廷的狂信徒呢~”残破的围栏后,走出一道妩媚的身姿。仿佛集世间所有美丽、魅惑、娇媚、妖冶、风情……于一身,能够勾起任何男性心底本能**的绝世妖娆,穿着夜色般黑色薄沙长裙。她娇嫩红唇勾出迷人笑容,似要说些什么……天迹却陡然落下朗朗声音:“原罪的传承者,看在你之前识趣退走的份上,才没有斩了你,竟敢又溜回出现在我的眼前?”“谪仙!”失声惊呼的女人抬起头。就见掺杂着灰的水晶天空中一道缝隙切开,丝丝剑芒凌厉,大袖飘飘的身影一步踏出。“你不是去追杀希尔狄元老了吗?怎么可能!?难道元老这么快就已被……”仓惶的话语在月光般的剑芒下失声。女人妖娆脸上血色尽退。嗡!锋锐剑尖停在白皙额头之处。一缕发丝飘落。两截玉片坠落地面、弹起,发出清脆声响。妖娆女人维持着抛出玉片的姿势,冷汗湿透了衣衫,显出美好风光,脸色却惊魂未定的僵硬。李白微微眯起双眼。“看在……哼,那些家伙的份上,就且饶你一命……回去告诉原罪的几个老家伙,不要越界,否则勿谓在下言之不预!”“一定谨传前辈之言。”她深深低下头。直至天迹古衣人影甩袖离去,才松了口气,恢复原本妖娆模样。“呼——小可爱也不来安慰下姐姐?”诱人曲线毕露地扭过身,一脸嗔怪。</script>

黑河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庆阳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自贡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