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新一元钱公寓管理权之争

2020-08-16 21:08:04 来源: 漯河信息港

临沂新"一元钱公寓"管理权之争

一年半前,刘元彬凑了70多万元办起临沂市农民工一元钱公寓,成为媒体和当地关注的热点。(本报2010年8月11日A1版曾予报道)

不过,这一山东首家农民工一元钱公寓即将走到尽头。随着当地投资新建的零工市场在本月底即将投入使用,该一元钱公寓也将被关闭。

>  因公寓租用的厂房债务纠纷严重,4个月前已被法院拍卖。新的农民工公寓开业后,一元钱公寓就停用。18日,刘元彬告诉经济导报导报。

不过,与不少农民工对新建的零工市场的热盼不同,刘元彬正陷入与当地对新建的零工市场管理权的争执之中。

刘元彬说,新建的零工市场使用了他的管理模式和经营方案,而且他参与了前期选址、规划等工作,当初也有领导承诺让他经营管理。现在一元钱公寓即将停业,他投入的70多万元也将血本无归。而这时他却发现,当地已不再有让他参与新建零工市场管理的想法了。

对于新建的零工市场如何经营管理,临沂市兰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肖立军婉拒了导报的采访,表示未启用前不宜报道。

旧公寓即将停业

18日下午,阴沉的天空下,临沂市临西十一路与解放路交会处,刘元彬创建的农民工一元钱公寓大门外,站着很多等着找活儿的农民工。

由于刚下过雨,走进一元钱公寓大门,水泥路面上还有很多积水。这个曾被许多媒体关注过的公寓,使用的是废弃的厂房,有的房间窗户上没有玻璃,就用五颜六色的纸板遮挡着。其中,收费一元的通铺设在沿街楼上,高5层。另外,北侧还有收费一到两元的两层楼公寓3座,南侧大棚里有一些小饭桌和小卖部。

刘元彬的办公室在最里面一栋公寓的二楼。现在什么都没了。说这话时,刘元彬很激动,愤怒中夹杂着沮丧。他告诉导报,一元钱公寓共投入了70多万元,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去年年底,能容纳1000多人的公寓只住进了700多人,而公寓每月需支付两万元的房租、七八千元的水电费,还有八九个员工的工资。

为节省开支,他把管理人员从创建时的二三十人减少到八九个,其中包括了他21岁的儿子。

此前当地的支持,让他一度满怀希望。他说,去年8月,临沂市主要领导来一元钱公寓考察指导,并表示将加大扶持力度。他把市领导来考察的照片放大,挂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的墙上。办公桌的对面,放着有一床被子的沙发,就是他每晚休息的地方。

领导说这是个民生工程,市里要加大投资改造力度。但除了送来棉被以外,我们没收到过一分钱的投资。刘元彬说,不仅如此,他的一元钱公寓也要关门了,现在租用的房子是过去的废旧板厂,已废弃3年多。因为厂房债务纠纷多,当时租用时经过了有关部门的协调。如今,因为债务问题,法院已经将厂房拍卖,在新公寓投入使用时,一元钱公寓将关门。

投建新公寓

新建的零工市场,距离刘元彬的一元钱公寓不足千米。18日下午导报来到零工市场时,新公寓已基本建成,工人正在做最后的扫尾工作。

这个占地近35亩的零工市场,开阔、整齐而干净。根据现场展板标示,零工市场总建筑面积8400余平方米,基建投资约1000万元,总投资2000多万元,设计容纳1072人。工程于今年上半年正式开工建设,18日全部竣工。零工市场内设公寓、洗浴、餐饮、超市、医务室等设施。

这是一个公益项目,开业之后,每年会拿出100多万元,用于日常维护和运营。接受媒体采访时,肖立军曾表示,零工市场的公寓初步确定收费标准为每天一元钱。公寓日常运营所需要的水电等费用,由负责解决。

和刘元彬的一元钱公寓相比,这里除了硬件设施更完善、环境更好,能为农民工提供吃、住外,还建有劳务洽谈大厅。导报看到,正在装修中的洽谈大厅已经安装上了一排排座椅,可容纳几百人。这里虽还未营业,但崭新的环境已经吸引了一些农民工提前来探班。

零工市场该由谁管理

毫无疑问,临沂市投入巨资建设的零工市场将为农民工提供便利和温暖,并对马路劳务市场的出路进行了新的探索。

但在零工市场该由谁来管理的问题上,刘元彬却和当地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当时投资选址,我是跟有关部门商议的,需要盖多少公寓等都是和商量的。刘元彬说,当时不少领导也承诺让他管理新公寓,他还把一元钱公寓的经营方案上报给兰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但近半个月前他发现,当地已经不再让他参与新公寓的事情了。

媒体的报道也印证了刘元彬的说法。兰山区的一位领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从来没有承诺过交给他们管理。

据导报了解,零工市场的管理将由多部门参与。兰山区将在零工市场设立由人社部门牵头,公安、城管、卫生、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人员参加的市场综合管理办公室,为区的综合办事机构,实行部门分工负责制,确保市场规范运营。

要不是说过让我参与新公寓的管理,我为什么要把经营方案给他们,还要帮忙干那么久,而一元钱公寓这边一直亏损?一提起这事,刘元彬就情绪激动。

既然刘元彬的一元钱公寓一直亏损,他为什么还坚持要参与零工市场的经营管理呢?我有自己的经营模式。如果不是当初说公益,我肯定能挣钱。不挣钱的事谁干?他坚称,是看好了他的经营模式,才建设零工市场的。

而且,在他看来,在一元钱公寓经营的一年半时间里,这个劳务市场的知名度逐渐提高,来的农民工越来越多。人气就是财富,选择在他一元钱公寓的旁边建设零工市场,也是看中了这里培育出来的市场和人气。

但现在,他的一元钱公寓将停业,零工市场的运营管理又无法参与,投入的成本收不回,干了20多年的建筑,现在钱都投到公寓里,回头已经很难了。刘元彬叹息道。

桂林治疗白癫风医院
洛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中医美容
萍乡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乌鲁木齐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本文标签: